2014年
当前位置:主页 > 汽车资讯 >

音乐界产业链发生巨变 演出成歌手最大收入来源

2019-08-14 00:20:51

音乐界产业链发生巨变 演出成歌手最大收入来源

张学友去年巡演超过百场。

广州日报讯 近些年,受盗版和网络的冲击,唱片业每况愈下,北京唱片界大佬宋柯甚至转行开起了烤鸭店。“唱片已死”,是否意味着歌手们要饿肚子?事实远非如此,业内资深人士揭秘:音乐界只是“产业链”发生了巨变,以往靠卖唱片、收版税活的歌手们,如今最大的收入来源,是各种各样的演出。自2009年以来,广州乃至整个内地流行演出市场的火爆有目共睹,巨大的商机不仅让张学友、陈奕迅、孙楠(微博)等活跃度最高的天王天后马不停蹄地巡演,也让徐小凤、林子祥、甄妮等殿堂级歌手卷土重来,不仅让张智霖、钟汉良(微博)等“歌手”身份已渐渐模糊的艺人争相开唱,也让黎明、郭富城(微博)等片约不断的大牌对舞台难以割舍。人们常常对某部成本高企的大片票房过亿惊叹不已,事实上,2010年底至今已巡演超过110场的张学友,此轮“1/2世纪”所创造的票房又何止1个亿?!

广州市场到底有多火

张学友魅力大 连唱5场观众突破6万

即便市场再不好的时候,张学友在广州始终是票房灵药。

2007年,他一连两晚在天河体育场开唱,以约6万的入场人数创下广州演出市场最高票房纪录;而2011年1月13日至17日,他又在位于萝岗的广州国际体育演艺中心连开5场,场场爆满,给近7万观众留下无比美好的回忆,并再次打破自己创下的广州流行演唱会场数及票房纪录。

陈奕迅创纪录 3万多张门票3天卖光

虽说张学友缔造的场数和人数的天文数字一时半会儿难被打破,但被公认为新一代“歌神”的陈奕迅,也在去年显现了自己的强大号召力。他于12月24日晚在天河体育中心举行的演唱会,在国庆节开票后,仅仅3天,3万多张票就被一抢而空,其销售速度甚至远超张学友。

消息传出,动作稍微慢半拍的歌迷个个捶胸顿足、无可奈何,而之后两个多月极少部分票在网上和票贩子手里都被炒到原价的1.5倍左右。

淡季不再清淡 年后几乎周周有演唱会

每年春天,都是演出市场公认的淡季。然而去年到今年,恐怕流行演唱会只在春节档会短暂地消停一下,其余几乎每个周末都有演唱会。譬如往年冷冷清清的2月,在今年记者已知的就有2月11日甄妮在天河体育馆的演唱会、2月18日钟汉良在天河体育馆的演唱会和2月24、25日张学友在天河体育场的演唱会。毫无疑问,2012对于广州流行演出来说又将是风风火火的一年。

歌手挣得比演员多 大牌忙巡演

广州只是内地的一个缩影,一向以理智著称的广州观众都疯狂如斯,更不用说一向演出扎堆的北京、上海了,而杭州、成都、长沙、武汉、重庆、西安、南京等城市的火爆程度也都不容小觑。演出市场商机无限,不论演出商、唱片公司,还是艺人经纪人、歌手本人,都不可能熟视无睹,相反,他们更急切地想要在其中分一杯羹。

一方面,滚石、相信等握有艺人经纪约的唱片公司以及张学友、王菲等的经纪公司开始用心“出品”演唱会,他们将演唱会从硬件的舞台、道具、灯光、音响、服装,到软件的乐队、视频等全面完善,再将之当作一件商品“卖”给一个代理方或各地演出商;另一方面,一些唱片公司甚至一些城市的演出商也瞄准一些有实力的歌手,如陈慧娴(微博)、卢巧音(微博)等,为其搭台开唱。

老将频复出

近两年乐坛的一道风景线是老歌手频频复出,从殿堂级的徐小凤、叶振棠,到演而优则歌的郑少秋、张智霖,都到内地开唱。同时,由于电视台、电视频道数量激增且竞争加剧,各类综艺、选秀、晚会等也需要大量歌手担任表演嘉宾、评委,内地很多“休息”多时的歌手也都再度出动,如杨钰莹、程琳等。其中,杨钰莹的“复出”更是在近期掀起轩然大波。究其复出原因,一位业内人士直言,金钱的诱惑显然是最主要的。“如果说是对舞台难以割舍,那也割舍了这么多年了,有人请,而且出价不菲,何乐而不为?王菲去年不也因为600万元一场的个唱,通过央视春晚复出了,不又因为200万元的邀约,而加盟了湖南卫视跨年演出?”

老将“复出”会否“一阵风”?该业内人士表示,内地市场广阔,如杨钰莹,在广东卫视春晚高调复出后,各种演出、晚会、企业活动邀约会如雪片般飞来,这些邀约全部“消化”掉,已足够她过几辈子了;至于其他一些沉寂多年、话题度不高的老将,复出之路则较为艰难。

小牌跑夜场

演唱会和大型晚会的舞台并非什么歌手都有机会,在唱片卖不动的情况下,那些半红不紫或名不见经传的歌手如何生存?

一位经常广州、香港两地跑的音乐人告诉记者,内地市场远比人们想象的要大。“有些歌手,特别是那些歌红人不红的网络歌手,虽然不够格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开个人演唱会,但在三四线城市或县城,也挺火的。”

一位签有几位网络歌手的艺人经纪人告诉记者,大牌歌手一巡演就是N个城市够风光,但网络歌手一晚上跑两三个夜场,一个月满满排下来,收入也十分可观。他透露,如果一个网络歌手能有一两首街知巷闻、下载名列前茅的“口水歌”,一个夜场唱几首歌、拿几万块不成问题;如果是名气较大的主流歌手,到夜场客串的收入更普遍在六位数,吸金速度远非演员拍戏可比。

市场背景

2007年回暖 2009年拐点出现

从2000年7月至今,记者与华语乐坛及广州流行演出市场风雨同路,见证了很多人气偶像的唱片销量从几十万跌到几万甚至几千,也见证了刘德华等天王巨星在天河体育场的演唱会即便最高票价才300元也没有坐满。但是,低迷之中偶尔也有“兴奋剂”,唱片方面譬如刀郎(微博)、譬如《老鼠爱大米》,而流行演唱会从2007年开始回暖,更于2009年出现真正的 “拐点”——刘德华在可容纳8万人的广东奥体中心的个人演唱会,虽然最高票价飙至1680元,但依然一票难求,开场前“黄牛”更将1680元的VIP票炒到了近2000元。要知道,在3月20日开场之前,不论业界,还是媒体,普遍不看好这场演唱会的票房——奥体中心,受交通等因素影响,2001年F4最当红时在那里的票房也十分惨淡。紧接着的3月21日,李宇春在广州体育馆的个人演唱会同样火爆无比,而最高票价也同样是1680元。自此之后,广州流行演唱会的最高票价普遍过千,而歌迷似乎也习惯了这样的价位。2011年,王菲巡演广州站以最高票价2500元书写新纪录,正当很多人认为这个纪录短期内难以打破时,费玉清、蔡琴的VIP票价都先后冲到2880元,却仍不乏铁杆粉丝的追捧。

业内声音

热钱虽多,不懂行先学“赔”

演出市场火爆,是否意味着只要是流行演唱会就稳赚不赔?一资深演出商笑着说,现在有很多热钱都看好这个市场,纷纷一头扎进来,但是,如果准备不足、经验不够,恐怕“要先学会‘赔\\’字怎么写”。“演唱会市场是表面风光,的确有些歌手是卖到一张票都不剩,比如梁静茹、郑秀文(微博)、陈奕迅,但也有的歌手,开票很多天了,售票网上的数字攀爬得比蜗牛还慢。盯着那些空位,心里那叫一个急!”这位演出商告诉记者,陈奕迅这样3天卖光所有票的毕竟是凤毛麟角,更多的歌手,即便是有实力和号召力的,演唱会的成功依然需要有营销手段的配合,包括开唱档期、宣传攻势、票务代理等。“同样是大牌歌手、顶级唱将,由于票房惨淡,开唱时‘黄牛\\’在场馆门口10元大甩卖的也不少见。”

和广州的几位资深演出商聊经验,他们都滔滔不绝:“比如林子祥和徐小凤的歌迷重叠度很高,她俩同一天开唱,票房多少会受点影响”;“露天演唱会受天气影响比较大,冬天室外开唱,很多歌迷在买票的时候就会犹豫”;“陈奕迅12月24日这场演唱会票房大卖和他的档期黄金不无关系,而12月31日晚跨年演唱会虽然也是好档期,但歌迷的选择太多,每一场也就分薄了”;“张智霖在广州的人气不弱,开一场演唱会肯定会场面好看,但开两场就有些勉强”……采访中,不少演出商都提到,演出票是一种特殊的商品,它与很多的商品不同在于,一旦开场,门票就可能变成一堆毫无价值的废纸。“很多时候,为了场面好看,主办方可能在最后时候找相熟的企业或商家以很低的折扣批量卖票;而当票房不那么好时,对于场馆保安带人入场等现象,主办方也可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也是为什么一些演唱会明明到了晚上8点钟也没多人,却在灯熄了、开场后没一会儿,很多空位突然都被坐满了的原因。”采访中,一位相熟的演出公司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很多演唱会的真实票房如何只有业内心知肚明,对于媒体、对于公众,则是秘而不宣的。

记者亲历

演出商急挖“票房灵药”

如今的流行演唱会市场,很多演出商都急切地想要分一块“蛋糕”、急切地想要挖掘更多的“票房灵药”。2009年以来,因为市场趋好,记者也经常被演出商咨询:“你想看谁的演唱会?你觉得还有谁可以来广州开演唱会?你觉得某某复出开唱有没有市场?”“林忆莲(微博)、徐小凤、刘若英、莫文蔚(微博)、Super Junior、萧敬腾(微博)、方大同(微博)、韩庚……”两三年来,记者报出的一个个名字,几乎都来过了,而2011年,几乎每个周末广州市民都有流行演唱会可以看。够格开演唱会的华语歌手毕竟就那么多,于是,很多演出商大胆地“翻炒”,而事实证明,即便隔年就来,陈奕迅、蔡琴、梁静茹等的票房依然可观;甚至连续两年带着同一个主题的演唱会到广州,张学友、郑秀文依然要加场才能满足歌迷的呼声;而即便纵贯线2009年才刚刚在大学城的体育场开场,也依然不影响罗大佑、周华健去年分别到广州体育馆举行演唱会……这是LIVE当道的时代,只有买票进场才能体验激情的演唱会,已成为越来越多人热衷的娱乐消遣,也已成为音乐产业的巨大“财源”。


相关阅读:
赢鱼金服 www.winsfish.com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