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
当前位置:主页 > 女性频道 >

那山,那树,那苔藓

2019-07-09 20:32:22

那山,那树,那苔藓

“啊哈……” 我也忍不住了,看着那一块块三角形的石头,长方形的树,还有怪里怪气的苔藓丛,“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时,一旁的同桌满脸黑线地看着我,也是一脸茫然。这是怎么回事呢?还得从那一堂美术课说起。


“咳!咳!同学们坐好!”全国书协会员蒋老师闪亮登场,只见她大包带着小包大步走进教室。看蒋大师这般架势,突然心头一震,猛地想起毛笔、毛毡、墨汁,我啥都没带,这可怎么办?毛笔可以借,墨汁可以蹭,唯独这毛毡没法解决啊?唉,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蒋老师先给我们发宣纸,然后让我们欣赏栩栩如生的大师名作。我看得入了迷,仿佛身临其境,同时也在心中暗暗点赞。这时,蒋大师又打开了一幅画卷:崇山峻岭间溪水环绕,棵棵青松点缀其间,蒋大师发话了:“这是我画的,还行吗?”哇塞!我瞬间石化,嘴巴大得能吞下十个鸡蛋,之前那些大师名画在蒋大师面前都算不上什么!顿时,我又黯然伤神:要是我的画技能赶上老师的一半,那该多好啊!


蒋老师开始教我们怎么画了,只见她轻轻提笔,往纸上一按,左一笔,又一画,一阵行云流水,不出20秒,佳作成型。原来这么简单,我心头一阵狂喜。蒋老师看了看目瞪口呆的我们,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说“别小看水墨画,它可不简单哦。”但我就不信这个邪! 借来毛笔,蹭来墨汁,摊开作业本做了一个临时毛毡,学着老师,左右开弓, 不一会儿,一幅“佳作”诞生!我开心极了,心想:这有什么难的,谁都会!没等我缓过神了“哈……”同学们笑成一片,更有甚者,倒地狂笑!咦,这是怎么回事?李杰好心,将我画作高高举起。“哈……”看看这山,这树,这苔藓,连蒋老师也笑岔了气。


虽说这树不像树,山不似山,但其中的乐趣,也只有我知也!请记住我的水墨画处女作——那山,那树,那苔藓。


相关阅读:
PK10彩票 skmaps.com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