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
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资讯 >

<锦瑟>----文学界的"哥德巴赫猜想"

2019-05-15 11:05:03

<锦瑟>----文学界的"哥德巴赫猜想"


锦 瑟

(李商隐)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此诗题《锦瑟》,人们却常把她看作是无题之作。由于她词藻华丽,情意缠绵,景象迷离,含义深邈,中心究竟是什么,一直存议。相传宋"江西诗派"创始人黄庭坚读后,也觉得不好理解,甚至请教其师苏东坡。可见一千多年来,此诗已成文学界的"哥德巴赫猜想"。


这首诗的每一联都是朦胧的。

首联两句,聆锦瑟之繁弦,思年华之往事;音繁绪乱,惆怅难言。千重往事,九曲情肠,形成了诗作多层次的朦胧的内蕴。

颔联由庄周梦蝶,写到杜宇化鸟。庄周在虚渺的梦境中,忽而"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忽而又醒来,"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乎,蝴蝶之梦周欤?"这是朦胧的梦境。杜宇号望帝,死后化杜鹃,每年暮春三月啼鸣求偶,口中流血,声哀情苦。这里写的是空灵虚幻的人魂化鸟。诗人写梦迷,写冤禽,所要表达的,仍然是朦胧的内心世界的悲戚与怨愤。

颈联以"泪"、"暖"为诗眼,写明珠和良玉。月为天上明珠,珠似水中明月;皎月落于沧海之间,明珠浴于泪波之中--形成了一个月、珠、泪三者难解的朦胧妙境。下一句写的则是"蓝田日暖,良玉生烟,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也"的朦胧景象。纵观全联,写的是阴阳冷暖,美玉明珠,境界虽异,而怅恨则一。朦胧的自然景象所体现出的,是朦胧的感情世界。

尾联两句更是多层次的、曲折的感情世界的剖析:如此情怀,今朝已化为不堪回首的往事,然而,当初是何等地使人怅惘迷恋呵!

通读全诗,不难发现:诗人托物传情、一往情深,所追求的对象,究竟是一位情人,还是某种令其神往、促其献身的政治目标?诗中没有明说,也未曾暗示。诗人把这最大的"一团模糊不清"交给了读者。

总起来看,《锦瑟》明显是一首"自道平生之诗也"。

但许多人却刻意求深,力图发掘出诗的所谓"隐秘"。有认为,李商隐"婚王氏,时年廿五,意其妇年正同,夫妇各廿五,适合古瑟弦之数"。有的认为,"锦瑟乃当时贵人爱姬之名" ,"或云锦瑟,令狐楚之妾"。他们断言《锦瑟》是悼念一女人之作品。

然,许多人都不同意这种索隐式解释。倒是苏东坡的解释,既照顾了全诗中间两联四句与"锦瑟"的关系,又能概括50年复杂的思想感情:"此出古今乐志,云锦瑟之为器也,其弦五十,其柱如之,其声也适、怨、清、和"。如:"庄生晓梦迷蝴蝶"适也;"望帝春心托杜鹃"怨也;"沧海明月珠有泪"清也;"蓝田日暖玉生烟"和也。

不过,作为表现"适、怨、清、和"情致的四句诗,对于李商隐来说,又必当有着特定含义。所谓"庄生晓梦迷蝴蝶",在"适"中又蕴含"迷惘"的成分,这是"当时已惘然"这句诗所特限了的;所谓"蓝田日暖玉生烟",在"和"中又孕育着"可望而不可及"的短暂希望和最终破灭,同样是被"当时已惘然"所限制了的。

不能不看到,该诗中间两联四句中,似乎还存有"獭祭"痕迹。唐宋人作诗每有先得佳句而后成篇的,自然增加了索解的困难。金代元好问对《锦瑟》早有论定:

望帝春心托杜鹃,佳人锦瑟怨华年。

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

然,《锦瑟》难解,并非无解,更非无法解。

有学者试图从研究标题、压缩诗歌、体味情感、了解生平等角度,破解诗句,究其原意。

破解标题:许多古诗题目,就取自诗歌首句的前两字。但此诗首联集中写锦瑟,其后内容也都由“锦瑟”引出。因此,“锦瑟”自然就是诗歌的核心内容,是理解诗歌的路标,绝非简单的“无题”可比。

缩改诗歌:

甲案---七绝: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乙案---五绝:锦瑟五十弦,弦柱思华年。此情可追忆,当时已惘然。

丙案---三经:锦瑟弦,思华年。可追忆,已惘然。

通过压缩,即可看到锦瑟、听到锦瑟的旋律,使人不由想起华年时代。那是多么美好而又感伤的回忆!但往事如烟,令我等难以真切把握。

压缩了诗歌,结构固然清晰了,但内涵却大打了折扣。

体味情感:“此情可待成追忆”中的“此情”,究竟是诗人一种怎样的情?还得从中间两联入手。要注意“晓梦”---庄周梦见自己变成蝴蝶,觉得非常愉快。这句诗让我们感觉到什么?

“望帝春心托杜鹃”,杜鹃啼血给人什么感觉?这些内容可能让诗人联想到什么?

对“沧海月明”一联感觉如何?当然,“沧海”是一种沧桑阔大辽远之感,而“明月”则给人一种凄凉之感,就像泪珠在大海明月背景之下滚滚而落。

“蓝天日暖玉生烟”,古人认为,美玉蕴藏山中,得山川之灵气,在太阳照耀下,会蒸腾出隐约烟气,这便是玉气。关键是这种玉烟和诗人的情感以及人生经历有着什么关系?比如,玉烟的神奇美妙和飘忽不定,就像人的幽微的感情,不去想它时,它就在你心头萦绕,好像就在你眼前,似乎触手可及;可是你一旦凝神细想,它却立刻变得迷惘飘渺,令人无法把握。

了解生平:诗人究竟在诗中要写什么事,已无法得知。诗人究竟表达自己哪种具体感情,也许只有结合诗人经历生平才能把握。

李商隐,才华横溢,少有文名,抱负远大,受到当时权贵令孤楚的赏识。26岁时,与一位节度使王茂元的爱女相爱成婚,从此开始了一段至死不渝的爱情。但婚姻使他不幸被动卷入党争漩涡,从此仕途坎坷,壮志成灰。为爱情付出了沉重代价,社会声望完全失去,也被世人视为“忘恩负义”的无耻文人。这对于渴望并极力追求成功、实现人生价值的“大丈夫”来说,具有极大杀伤力!

诗人不甘罢此,毅然告别爱妻,常年奔波在外,但毫无结果,妻子也忧郁而死。诗人伤感不已,写下长诗《房中曲》寄托哀思。现仅欣赏其中四句:

忆得前年春,未语含悲辛。归来已不见,锦瑟长于人。

爱妻逝后三年,诗人又写了一首著名的思念爱妻的《夜雨寄北》:

君问归期未有期,

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

却话巴山夜雨时。

从此,李商隐每逢七夕必有一诗,怀念逝去的欢爱,直到47岁病逝。

爱情,这世上最美丽的情感之花,刺伤了他,也滋养了他;败坏了他,又成就了他!

在一个寒冷的冬天,一代诗人的生命走到了尽头。诗人的耳旁幽幽的锦瑟之曲,往事如云烟般在心头弥漫萦绕。诗人提笔写下了不朽之作---《锦瑟》,并将其置于自己的诗集---《义山诗集》之首篇。

据说,天鹅将死,必有哀歌;人之将死,其言亦善。这首诗,是诗人一生的感叹吗?是诗人政治、情感、艺术、人生的绝唱吗?

《锦瑟》给人们留下了无限的遐想。这是否正是诗作给人留下的又一魅力?


相关阅读:
兄弟在线 www.qinchuan666511.com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