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
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养生 >

回忆在那些很远的日子作文

2019-05-14 21:18:30

回忆在那些很远的日子作文(1)

从前已经是过去的代表了,在很远的过去,我有许多遗失的美好。我时常想起那些有朱玛的日子。那些和他一起过着一种生活的生活。

有时候我觉得记忆不是因为在很远的时候就容易忘却,至少我不是。我时常会忘记昨天或者前天或者是大前天甚至更远的而又是很近的日子的事。

朱玛是我第一个朋友,他教我说是兄弟,所以我就认为我们是兄弟。不过,我们是那种不是亲兄弟胜过亲兄弟的关系,因为我没有亲兄弟,而朱玛有一个哥哥。

朱玛的哥哥是我们县的老二,老大是谁并不重要,他是这样说的。那时候,朱玛和我的思想还没有那么深邃,不知道老二有生殖器官的另一种叫法。但是他哥哥给我们带来很多施展威风的魔力,所以我们说老二是最厉害的;而已实际老二确实是很厉害,中国的十几亿条命都是他给的。这是我在知道人是怎么成人知道老二的另一种厉害。

我和朱玛成为好兄弟的开始是在我七岁的时候,那时我一年级。我们在同一个班。我在七岁的时候有一个我非常伟大的选择,不是一般小孩选择的那种糖果时放弃大的选择小的孔融让梨的那种让大人赞叹的选择,刚刚相反的是,我的选择是让我父母都不可接受的后来很乐意接受。那时他们叫我选择和谁在一起生活,因为他们谁也不愿意和谁在一起生活了。但是我是他们两人的产物,他们是不由不得自己选择的情况下把这个选择给我选择。我的选择是愿意和谁在一起。我第一的选择和我妈,因为我妈没打过我,意外的幸运的是从那一刻起我便光荣得到我妈的处女打。我的第二选择是和我爸,第二意外的是我爸那次没打我,只是找不到处女的东西打我。我见他提了提裤子我就识相的说我也不和他在一起时候。他笑得不但满意,而已都可以是溢出来,因为我从来没见过他那么笑过,脸皱得象吐鲁番盆地一样。其实我还有三个选择,两个分别是两个都跟和两个都不跟。但是我那时的悟性特别高,前者我是当作不是选择的选择,后者是多余选择的选择。我最后的选择是我和我耄耋之年的奶奶在一起,再最后就是他们两人都赞扬我是聪明的孩子。

那时朱玛就对我说没什么了不起的你可以和我在一起,如果你奶奶不给你住。从此我对朱玛便和他订婚似的有了感情的寄托。

回忆在那些很远的日子作文(2)

朱玛和我经常一起去游荡,和现在的许多官员一样乐此不倦。不过现在是称做旅游的。有一天我们在一片荒原旅游时,那草原大有艾略特诗里的《荒原》。现在已经是我们市的唯一的造纸厂。在那里我们发现有有几个男女在草堆里打滚。朱玛问我,蓝仔有没有人欺负过你,他指那些人,因为我们知道那些是我们学校的学长。我说有,就是那个穿黄衣服的高个子。朱玛说我去帮你教训他。说着他穿过草丛。我那时我的感觉除了感动之外就是我得赶快去叫朱玛的哥哥来。这是他和我在一起久是习惯了。正在我要走的时候,他说不用去叫我哥。我站着不动。朱玛一边走过去一边叫,前面的!前面的别走。那些人回头见你个小孩在叫他们,不理朱玛。不幸的是,朱玛拦得了他们的脚不走拦不了他们的手打他。我很想帮忙,可是他叫我去叫他哥哥来。我去了,他哥哥也来了。最后是那些人被朱玛狠狠地打了,他叫我也打,可惜我当时因为胆怯下不了手。但是朱玛没有说过我什么。

我对朱玛真正的崇拜是在一个树林里。那天我们去砍树。朱玛当时说我们需要一张床,那样我们就可以在外面过夜了。所以我们决定去砍树回来自己做一张床。那时我们那里有一片树林,是我亲眼见过的最大的一片树林了,是外地人承包的,那时他们是搞木材生意的。那里我两个人守着,每人背着一把猎枪。平时没有多少人敢去砍树的。朱玛说那里的树最好。我们来到那的时候,朱玛就开始砍了。他叫我站就可以了,等他砍得了我们再扛回去。在朱玛砍得兴起的时候,那两个人怫然赶来,但是看到朱玛扎在屁股后面的沙枪时,脸变得客气的问朱玛你的枪能打得吗?朱玛回头看着他们,然后拔出沙枪说你们说这个啊?那两个人点头称是。朱玛不慌不忙地把火药装进枪管里,然后闭着左眼瞄着前面一棵树,嘭的开了一了枪,钢筋段穿透一棵小树射到另一棵树上。朱玛用嘴吹了吹长从枪管里冒出来的烟,那亮个人吃了两惊。朱玛没理他们继续砍树。

后来我们的床没有成功,因为我们发觉砍树极不容易,用朱玛的哥哥的话说是砍树远没有砍人那么痛快。后来我们又发现了一种很现成的床,那就是被挖起来的死人用的棺材,我们为这个伟大的发现激动不已,绝对不亚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时的心情。可是我们的发现没有发明那样得到回报,我们放弃了这个发现,仿佛发现了新行星而已,可望不可及。因为我们的力量不够把那么笨重的大木块抬起来。再最后朱玛说了一个理由让我们心理上得到到最大的安慰――那张床实在太小了,躺不了我们两个人。


相关阅读:
美高梅官方网站 http://lcjtwl.net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